沐風旋舞

放雜七雜八的東西......

What I love about you (系列文)

寫在前面:
此片段的靈感來自快新吧2016新年活動的那"新年三十題"。在這個片段前面有約莫八九個章節,但並不影響整體閱讀。只需知道What I love about you 是一本由Marshall夫婦所出的書,裏頭有很多圍繞著自己為什麼那麼喜歡另一伴、珍惜這段感情之類的問題。

原文本身擷取其中十個問題用快新的角度回答,而在這邊發的這個片段是這篇系列文的第九個問題,如果看完有興趣的話可以移步到鏡壇看全文~。以上,祝大家看文愉快。

------------------------

在工藤宅裡和工藤新一討論最近發生在日本的懸案後,因著一個情殺案,剛娶了遠山和葉的服部平次講起了自己最近的新婚生活。絮絮叨叨一會後,他啜了一口茶,總結道:「總之,我跟她有很多生活習慣需要磨合,真是夠麻煩的!剛住到一起真的有很多事情需要協調的,對吧,工藤?」


「嗯,你說的對。」工藤新一點了點頭,對著自己的好友道:「我跟快斗現在也還在磨合一些地方。」


「欸,那你一開始最不習慣的是什麼?」服部平次好奇的追問,「工藤你喜歡喝黑咖啡,黑羽......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喜歡吃甜的東西?」


「對,他是喜歡吃甜的。」想到戀人一看到牛奶巧克力就雙眼發光的神情,工藤新一有些無奈地道:「這樣吃下去難保哪天不會得糖尿病。」


「哈哈哈!」看到工藤新一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服部平次忍不住笑得前仰後合,半晌挑侃道:「原來工藤你有這樣的煩惱?」


「啊......也不是......只是有的時候看了會覺得不可思議。」覺得自己被對方取笑了,工藤新一不自在的搔了搔頭。「不過他這樣吃甜的牙齒還那麼好,應該是有異於常人的體質,也許身體對糖的忍受力比較高......。」


「我說工藤......就算黑羽不會蛀牙,也不表示他不會得糖尿病啊!」吐槽著向來犀利精明的關東偵探,服部平次的嘴角又往上翹了幾度。


想了想自己方才說的話,工藤新一也有些赧然,便試著轉移話題。「不過磨合期還是會有一些有趣的事。」


「哦?像什麼?」見對方不願繼續方才的話題,服部平次也沒繼續糾纏,而是順著問了下去。


「唔......。」一時之間工藤新一想不出什麼具體例子,湛藍的眼看向了自家的書架,看到那本淺藍書被的時候突然想到了自己是怎麼回答I'll never forget how funny it was when...的問題的。「像是......新年習俗。」


「新年習俗不是大夥都一樣的嗎?」皺起粗圝黑的眉頭,服部平次表示不解。「吃蕎麥麵、看紅白歌大賽、去寺廟聽那一百零八下鐘聲,沒有哪個特別不一樣吧?」


「每家人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不同的。」工藤新一解釋著,想著自己寫在裏頭的那個回答便忍不住笑意。「服部你再多想想其他的習俗,不完全是除夕夜的。」


「除了除夕夜的......我想想啊......打掃......不對,這不可能。賀年片......這幾年從你這收到的和之前沒什麼不同,也去除......啊!」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服部平次彈了下手指,「能有什麼和你不同的,應該只有一月五號的那件事了吧──吃河豚」


「是啊!」工藤新一笑出聲來,「有一年年我媽嚷著說要過一個傳統的新年,特意到了鮮魚市場買了河豚,處理好了拿回家裡來,擺得漂漂亮亮。結果快斗一看到那盤河豚肉就嚇得全身僵直,連動都不動了。」


「哈哈哈哈!那傢伙也有被嚇呆的時候嗎?」想到過去讓刑警們頭痛、且出場總是華麗又高傲的怪盜基德有被嚇呆的表情時,服部平次就覺得其實那位老愛和自己作對的怪盜其實也滿可愛的。「那麼之後你們家應該就再也沒在新年吃過河豚肉了吧!下回來我家過年解解饞如何?」


「不,其實每年我們都還是有吃河豚的。」無視好友詫異的神情,工藤新一不再多說,只是默默的啜了口自己眼前的茶。想到戀人在隔年新年時特意擺出了河豚生魚片時的那句話:『為了祈求全年幸福所以要吃的,我怕所以不吃不打緊,但不能讓新一因為我而沒了全年的幸福──就算是象徵性的也不可以。』時,工藤新一臉上的笑容更深了些。


短暫的愣了愣,看著好友湛藍眼裡的溫暖,服部平次似乎領略了什麼,微微的笑了笑。「黑羽他還真是個不錯的伴侶啊!」


「他啊,傻圝子一個。」雖是貶損的字句,但關東名偵探的語氣裡帶著罕見的溫柔。


※ ※ ※ ※ ※


「哈......哈.......哈啾!」揉了揉鼻子,正和白馬探和中森青子一同在超市裡為家裡採買新年用品的黑羽快斗打了個噴嚏。


「喂,黑羽,你還好吧?」伸手把自己的女友往旁邊帶開,白馬探一臉嫌棄的表情。「就快新年了,感冒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你說誰感冒了?」黑羽快斗不滿的回擊道:「我最近可是吃好睡好精神好的不得了。」


「你們兩個別總是一說話就鬥起來好不?」中森青子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話說回來,黑羽你和工藤要不要一起去初詣?」


「一起看看紅白還可以,但初詣的話還是免了吧!」搖了搖頭,黑羽快斗拒絕道:「我們打算去東京大神宮,而且跟你們一起去的話,白馬又會想偷看我的籤詩了。」


「上次明明是工藤先起的頭吧!一股腦怪到我頭上你這帳是怎麼算的?」一臉不滿的樣子,白馬探精明的腦袋可是把上回參拜時的情景記得牢牢的。「不,說起來是你這傢伙自己脫隊惹的禍!」


「好了,你們兩個別吵啦!」拉開自己的男友,既然已經將自己想問的事問了也得到回答了,中森青子也不打算讓這兩個莫名氣場不合的人繼續鬥下去。要說他們感情不好,但又不像,真是麻煩死了。「我想到我得去拿我訂的屠蘇酒,除夕夜的規劃我們再聯絡,再見啦!」


「嗯,再見。」聳聳肩,看著自己的青梅竹馬把白馬探使力拉走的樣子,黑羽快斗喃喃道:「嘖,別以為我沒看到你那一副我是大電燈泡的臉色......嘛,算了。」看了看眼前的推車,黑羽快斗決定立刻結帳回家──畢竟那個服部平次現在人可在自家作客,如果戀人和那傢伙一時興起出門的話,難保不會又有什麼案圝件發生,速速回去打消他們一切出門的念頭才是上策。


既然已經打定主意,黑羽快斗便推著推車往結帳區走去。不過方才白馬探提到去年參拜的事,讓黑羽快斗不禁想到自己是如何回復那個I'll never forget how funny it was when...的問題。


去年他跟工藤新一、服部平次、遠山和葉、白馬探和中森青子一起去神社參拜。雖然都是一對對的,但眼看那三位偵探一湊在一起就滿嘴案圝件,讓他很不是滋味。而雪上加霜的是,自己還抽中了大凶的籤。雖然一向不信鬼神,但抽中大凶還是會有些悵然,便默默的離隊想在神社裡找適合的樹枝好掛上籤詩。原以為和服部與白馬聊得開心的戀人不會注意到自己的行為,卻沒想到在自己正打算將籤詩綁到自己相中的樹枝時,白馬探和服部平次竟然嚷著『黑羽你抽到什麼?』之類的話並合力從後頭壓上了自己的背部壓制自己。曾身為怪盜基德的他雖然勉強閃過了那兩人的攻擊,但對於這樣偷襲的行為還是得稍加報復的,便和他們兩個人打鬧了起來。玩的滿身是汗,也宣洩了自己淺淺的鬱悶,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手中的籤詩早已不見。


沒想太多的他也不打算找回籤詩,便拉著新一的手要離開。結果對方卻扯住自己,把自己原以為遺失的籤詩還給他,並堅持要他將之掛在樹頭好祈福。事後他才知道,是戀人看到自己的表情不大對,才請白馬探和服部平次上演那初搶籤詩的鬧劇。


「明明新一對於籤詩向來是不大在意的。」想到那時工藤新一一臉嚴肅的要自己將籤詩好好綁在樹梢的模樣,黑羽快斗便是滿臉笑容。


雖然常常嘴硬,但戀人對自己的關心向來是都是行動多於話語的!


Fin. 

评论(20)
热度(45)
©沐風旋舞 | Powered by LOFTER